3个月走了4个,大股东这是要掏空中南文化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3 19:23

3个月走了4个,大股东这是要掏空中南文化吗

2018-09-13 17:08来源:天天证券网担保/转型/公司

原标题:3个月走了4个,大股东这是要掏空中南文化吗

中南文化的总经理辞职了。

中南红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中南文化 证券代码:002445)于 2018 年 9 月 11 日收到总经理洪涛的辞职报告。由于个人原因,洪涛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

这是这段时间,中南文化走的第4位高管了,打头阵的是中南文化的首席文化官刘春,然后接着是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这回走的洪涛则是中南的总经理。这些高管都曾经为中南文化的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

一众高管先后离职,原先班底走了一小半,中南文化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陈少忠看的很不是滋味。毕竟光杆司令这个名头并不好听。

洪涛走的今天,刚好也是中南文化停牌3个月后复牌的日子。市场很不留情面得给中南文化留下了一道绿色的横线。

6月12日因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而停牌,控股股东陈少忠已经质押了名下100%的股份,已经把股份全部变现掏空。而后公司筹划收购华商智汇传媒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而继续停牌,但是因两方未达成一致,此次重组终止并于今日复牌。

来源:choice

同时,近期公司又出现了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情况。

中南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三方面问题。其中,违规开具承兑汇票1.15亿元、违规担保达9.8亿元、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达3.15亿元。

受此影响,中南文化于8月30日公告称,公司收到多家法院的签发传票、民事起诉状等材料,涉及6项诉讼,诉讼金额达5.6亿元。此外,涉及已开庭、结案、撤诉的诉讼达11项,涉案金额3.2亿元。这些诉讼都指向的中南文化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陈少忠。

中南文化董事长陈少忠有些头皮发麻,自己最近的麻烦事实在太多了。不少投资者还在平台上称其为“提款机”。

不过最初的陈少忠可并不是这样的,熟悉中南文化的投资者都知道,公司原名为中南重工,曾是江苏省江阴市的一家金属管件制造公司,于2010年7月登陆A股市场。

2014年3月,原中南重工收购大唐辉煌进军影视剧制作,转型后的中南文化,公司制造业务的生产经营将全部由全资子公司江阴中南重工开展。

随后中南文化大肆布局影视传媒等业务,先后收购了千易志诚、值尚互动、新华先锋和极光网络,布局了电影、电视剧的策划、投资业务,移动游戏,网文IP和网游研发商,彻底从制造业转型为影视文化公司。

而这转型之后为中南文化带来的增长也很直观的反应到了公司净利润走势图上。

5年前陈少忠踌躇满志的告诉市场,中南将all in影视。目前中南文化影视娱乐业务的收入占比已经达到了51.84%,业务转型不可谓不成功。不过陈少忠可能也没有想到的是,这种疯狂并购转型背后带来的问题终于在今年暴露出来——中南文化走的太快了

原中南重工自上市以来,先后并购资产累计金额超33亿元。相比2010年至2017年8年的利润总和9.31亿元,之间的差额逾20亿元,资金缺口着实不小

甚至,为了公司发展,控股股东不惜通过减持来补血。

今年3月份,中南文化控股股东中南重工集团公告表示将在6个月内拟通过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比例预计有可能达到或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以上,价格区间为11元-20元。其理由为用于筹措资金购买中南文化制造业的资产。

有报道称,这波中南重工集团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了1395万股,占总股本的1.68%,减持均价为11.42元/股,金额为1.59亿元。

不过这点钱依然不够,6月份公司又以12.1%的年利率借了6.45亿元。

中南文化公告称,为了积极应对“16中南债”公司债券回售事宜,其中债券回售金额为6.45亿元。公司与江阴高新投资签订《借款合同》,以其持有的江阴中南重工80%股权提供质押担保,向江阴高新投资借了6亿元,借款年利率为12.1%,借款期限为2018年6月4日始至2018年9月9日止。本款项仅限于公司用于偿还“16中南债”公司债券的本金及利息。

而陈少忠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开始不断质押名下持有的中南文化的股份,目前累计质押数量占持股比例的100%。

据中南文化2018年度半年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为9.27亿元,商誉为23.87亿元,净资产仅为43.85亿元,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达54.44%。在企业合并时,购买企业投资成本超过被合并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差额就被计入商誉,也就是说在中南文化的历次收购过程中,溢价总额达到了23.8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中南文化披露的2018年中报,董监高成员中仅陈少忠、陈澄(陈少忠之子)、田自强三人能够对财报内容做出担保,并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但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却并不在此之列。

叠加近期中南文化还想并购华商智汇传媒的意图,以及董事长陈少忠的账户冻结,涉及诉讼等事项,这一众高管或许对公司也失去了信心,这可能也导致了他们出走的原因。

中南文化疯狂的并购潮基本已画上了句号,不过公司快速转型之后带来的痛楚没准正刚刚开始。知名财经评论员表示:中南文化目前涉及诉讼案金额较多,公司控股股东爆仓风险仍在节骨眼上。希望相关投资者尽早规避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